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娛樂圈奇葩攻略> 第六百九十一章 邀約

第六百九十一章 邀約

    坐在車里的阿爾文,一見阿蘭上校向后倒過去,還沒等晨星和李思芷反應過來,迅速伸手關上了車門。

    李思芷很意外,關車門尋求安全感,這本是女孩子的常見反應,作為一個男人,難道不該好奇地伸頭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嗎?

    當然,外面的世界很危險,說不定有刀光和流彈。

    通過這兩天的相處,李思芷對阿爾文有了更多的了解,他是那種謹慎小心的性格,難怪他商學院畢業,沒有投身商界,卻來到大學教書。

    可是這樣謹慎之人,卻可以為了自己和晨星,在不知道那些克格勃的身份之時,就毫不猶豫地跟過來。

    宋培基他們不能在這個現場多待,將阿蘭上校扶上車之后,宋培基下車跟茅智慧說幾句話,告訴她很快就有官方渠道的人過來救援她們,讓她們在此地略等片刻。

    至于方才發生的事,宋培基教了她一套說辭:不要提他們過來的事情,直接說她們被阿蘭這一伙逼到這里,她們跟阿蘭一伙打了起來,打架的過程中,阿蘭的人竟然內訌,她看到阿蘭帶的人從背后打了他一槍,然后那些人拖著阿蘭離開了這里。

    交代過之后,宋培基他們迅速開著阿蘭上校的車子和他們自己的車子離開此地,疾駛了十幾公里,宋培基讓他們的人開著自己的車子先回倫敦,他和幾個兄弟開著阿蘭他們的車子,在這附近的停車場停留十分鐘。

    停下來之后,宋培基拿出二部特制的洗臉液,開始給阿蘭上校洗臉,他接連給他洗了兩遍,洗下來了很多東西,把這張臉洗干凈之后,他發現,這個人確實是個東方人。

    可是他臉上發青的胡茬、脖子上明顯的喉結,無不昭示著,這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男人。

    這個結果讓宋培基非常郁悶,要知道,為了逼著阿蘭離開防彈車,宋培基做了一連串的設計,終于得償所愿,一槍建功,可是這個人,卻不是張明越!

    宋培基想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懷著最后一線希望,他又伸手去摸了他的那個部位,摸過后徹底死心了。

    他仔細端詳了這個東方男人的相貌,腦子里出現了一個人的名字,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他讓屬下打開臉譜分析軟件,給洗干凈臉的阿蘭拍了全臉的照片,將他的照片輸入軟件,臉譜分析的結果,這個人跟張明越的面部相似度超過50%。

    他把這個結果跟劉清宇匯報了,并且說出了他的推測,這個中年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張明越的父親張紹騰,他讓劉清宇抓緊跟國內聯系,看看張明越的父親張紹騰,是不是也想法子逃了出來!

    確定此人不是張明越之后,宋培基索性給這幾個特工都洗了臉、拍了照,確定他們都不是張明越之后,他們馬上開車離開此地,又走了幾里路,到了泰晤士河岸邊的一個小碼頭上,他們將這輛車停在碼頭的停車場里,一起上了碼頭的渡船。

    等他們離開這個碼頭二十分鐘之后,那三個被電子槍打暈過去的特工醒了過來,其中一個特工驚訝地發現,他手握手槍,上司阿蘭趴在他的腳下,已經死去多時,阿蘭背部跟胸口對應的位置上,有一個子彈穿過的孔洞。

    宋培基給他們用了一點致幻劑,所以他們醒過來之后,幻覺和真實的場景不斷地交織,讓他們對自己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都覺得亦真亦幻,他們這樣的狀態,也就無法最后確定,方才他們幾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

    茅智慧跟小景和黃晶溝通了一下,她們倆知道事關重大,自是不會胡說八道,得知很快就有人過來營救她們,她們三人索性不再上車,守在車邊等人過來。

    七、八分鐘后,阿爾文的父親阿里博得就帶著記者和保鏢趕過來了,阿爾文聽說父親到了,這才帶著晨星和李思芷下車,把她倆介紹給父親,阿里博得見兒子的朋友竟是兩個年輕女子,上下打量了幾眼,心里畫了幾個問號。

    那兩個記者追問阿爾文發生了什么事,阿爾文滿腔憤慨地把今天晨星和李思芷被警察誣陷、自己趁亂帶著她們逃跑,又被六處的人追趕、他們趁亂逃脫、又被六處的人追上的經過說了一遍。

    說到最后,記者問他們怎會困在這里,由于阿爾文沒有看到后來的事情,茅智慧就把宋培基教給她的說辭說了一遍,李思芷翻譯給他們聽,這兩個記者聽得目瞪口呆。

    天,竟有這樣驚險刺激的事情,兩個華夏女子莫名被誣陷,正義青年阿爾文帶著她們逃走,又被六處的人追趕,然后六處的人內訌……這情節,不拍成電影實在是可惜了!

    他們馬上給報社的總編打電話,把自己剛剛挖掘到的新聞告訴了總編,總編很激動,叮嚀他們馬上去牛津進一步落實細節,然后回來寫稿!

    阿爾文已經提供了很多細節,包括他們在莫頓學院被誣陷時候的目擊者,那個加油站里的幾個工作人員,那輛一路追趕他們的車輛的車號……這個兩個記者覺得他們再縱深挖掘一下,肯定可以整出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又過了幾分鐘,我方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帶著我們的武官也趕了過來,使館的工作人員大體問了一下情況,就準備接著晨星和李思芷暫去大使館里安置。

    晨星和李思芷跟阿爾文告別,感謝他的接待和拔刀相助,阿爾文看著李思芷的眼睛,低聲道:“思芷,我們是同學、知己,老朋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李思芷看懂了他的情意,可是她卻無法回應他,她跟龔友波的事情,還需要做個了結;而阿爾文的家世,又令她很是躊躇,尤其是阿爾文父親的議員身份,肯定令她家里甚是忌諱。

    晨星見思芷躲著阿爾文的眼光,知道她顧慮太多,可晨星真覺得,這是一個好對象,錯過了實在可惜,就自作主張地對阿爾文說:

    “我姐姐早就把你當做最好的朋友呢!你如果有時間,能不能抽空去我們那里玩玩?我姐姐肯定會帶你看遍我們那里的絕美風景!”

    接到晨星的這個邀約,阿爾文喜出望外,連連道:“好的,好的,我現在就安排,我們華夏再見!”

    :。: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