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修仙第一大品牌>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唐瀟努力壓抑住這陣發自靈魂的吶喊,盡力佯裝冷靜回應:

    “我怎么可能會不想接呢?——那么,我就努力討岳父大人的歡心吧。”

    “——總覺得你好像突然變得很有把握?……要談的畢竟是我們的事,你表現得動搖一點也沒關系喔!”

    ……拼命壓抑住自己靈魂吶喊的理性,開始發出了陣陣悲鳴。

    ——唔……!這個雙頰泛紅、按捺著性子的模樣,實在不妙……!唐瀟要撐住—要自制自制自制自制!自己要是表現出迷上她的樣子,整個人就會變得不受控制了……

    “——我可是非常動搖喔!不過,身為男人,在這種時候總是想耍帥一下……糖果,反而是你可以多撒嬌一點喔!”

    “嗚——!?……我也有我的堅持。況且我才不會在伊絲卡和費魯面前那么做呢……!”

    ——咕啊啊啊啊啊!這、這種滿臉通紅的倔強模樣……是想萌殺我嗎!?唐瀟、要、忍、耐!話說,如果他們不在的話,你就會這么做嗎!?唐瀟要撲上去了喔!!

    ……收納著情感的理性之袋,如今已經快被撐爆了。

    “——那么,我們下次就找個他們不在的時機,好好相處吧?”

    “……你這種一派輕松的模樣,真讓我有點不甘心……但我會期待那天的到來——那么,就麻煩你和家父打聲招呼了。”

    “好啊,總覺得會聊些有點嚴肅的話題,你先回和室等著吧。”

    糖果聽了點點頭,走出了客廳。唐瀟在確認她走進和室并關上門后……用力忍住心中激昂的情緒。

    ——啊啊啊啊啊啊可惡!這家伙可愛到爆啊!

    ……如此這般,大概是先前曾相互告白過一次的關系,唐瀟時不時就得像這樣強忍內心的激動。他們平常相處的模樣,與其說是戀人,更像是伙伴,是會互相開玩笑的關系。

    ……但有時候會因為一些契機,讓他們打開戀愛的開關。尤其是像剛才那樣……對唐瀟露出只給唐瀟看的表情……老實說,唐瀟可是壓抑得很辛苦。

    ——不過,幸好目前她多半是以’可愛。的一面帶給唐瀟沖擊,因此唐瀟才得以壓抑住心情—看來也只能慢慢習慣了。

    先不管這些了,唐瀟得面對眼下的問題才行。

    ……自己好像讓魔王等太久了,在討他歡心之前,得先道個歉才行。唐瀟想著這些事情,下定決心握起了話筒——

    “喂、喂欸——”

    我是岳父唷~!

    ……不管是剛開口就吃螺絲的羞恥之情,還是剛才做好的覺悟,甚至是一開始就懷抱的緊張感,都被這句話吹得灰飛煙滅了。

    “……讓您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您是糖果娜小姐的父親,魔王大人是嗎?”

    嗯,聽你機械性的說話口吻,感覺你心中的緊張感已經被錯愕感取而代之了,真是不錯。唐瀟小弟啊,我都可以透過話筒感受到你那死魚般的眼神啰,哈哈哈!

    電話另一頭的快活嗓音,讓唐瀟覺得對方和自己家爸爸似乎是同一類人。

    ……要是稍有大意,恐怕就會被對方要著玩。

    “——恕我失禮了。唐瀟是唐古之子,名為唐瀟。請問您這次與唐瀟通話所為何事?”唐瀟一邊心懷警戒,一邊用過于拘謹的態度回應,不過——

    哈哈哈,不用那么拘謹啦,我的兒子。至于要談的事情——在聊這個之前,我可以說句話嗎?

    “呃?請說?”

    被情感悶燒的感覺應該很難受吧?

    “您察覺到了嗎!?”

    觀察你不小心泄漏出來的聲音后,我猜——你現在應該是處于“我老婆超萌——”的心情中吧?

    “居然用這種御宅族的形容詞!而且還用得很地道!?”

    哈哈哈,唐古可是把這方面的知識完全灌輸給我了喔。

    “那個死老爹到底教了一國之王什么東西啊!?”

    別這樣罵他啦……每次被發現的時候,他都會被希女士痛扁一頓,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他的性命恐怕不保啊……

    “我爸媽居然會在國王面前上演以血洗血的夫妻吵架!?”

    ……唐瀟雖然想過他們和兩國的國王都略有交情,但沒想到,居然是這種什么都不計較的關系。不會觸犯不敬罪受罰嗎——當唐瀟想到這里,終于明白了。

    哈哈哈,這下子你應該沒那么緊張了吧?

    “……您是為了這點才打開了那個話題的嗎?”

    嗯,不過,我可完全沒說謊喔!

    “我家爸媽實在是……!還有——我的心情真的那么容易被察覺嗎?”

    唐瀟總覺得對糖果隱藏害羞——應該說根本就是藏嬌的狀態若是被她察覺,就會有很多地方需要重新檢視,所以才會如此謹慎。

    不,就我聽到的信息來說,你偽裝得相當完美,目前糖果似乎完全沒發現你在硬撐——雖然冷靜想想的話,就會察覺有許多不自然的地方,但通對那孩子來說有點……對吧?

    “】嗯,您說得是。”

    糖果雖然看起來是冷若冰山的美少女,但本性是個愛做夢又純情專一的公主。若是別人的事情也就算了,但對待自己的愛情時,她應該無法常保冷靜。

    唔嗯,看來你也察覺到……不對,是你“知道”對吧?這也是那個“魔眼”的力量嗎?

    ——唔!?他是在套自己的話嗎?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關于糖果的反應,他剛才說的并非沒辦法保持冷靜也是無可厚非,而是刻意用了以她的個性來說,要她保持冷靜是不可能的事的說法,而唐瀟則是立刻應聲附和了。

    若唐瀟附和的是前者,那應該還可以用大概有所察覺含混帶過,但后者的話……以他們才相處半個月左右的交情來說,唐瀟居然能這樣不當一回事地接受,這應該顯得有點不自然才對。

    “……您該不會是警戒——不,是想測試我對嗎?”

    嗯,反應不錯。這是我其中一個目的——那,我說對了嗎?

    “——您說的完全正確。但這并非我需要刻意隱瞞的能力,而且也不如想象中那么方便,我可以在看到狀態的時候,洞悉對方的性格和特質……但這是有限度的,還請您了解。而且我無法看穿對方的心思。”

    讓唐瀟相當頭痛的能力——其中最為棘手的就是這個元·邪氣眼對一般持有狀態的人來說,似乎只能看到對方的英文標音而已。

    而唐瀟的能力不僅能看穿對方的能力,甚至能識破對方的本性。

    ……而那樣的本性會以相當令人遺憾的中文表現出來。

  鉛筆小說
  (www.ylqjwr.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