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正屋里面侍候的人是蕭滟馨的人,但是外面還是有很多婆子當值的,這些婆子是皇子府原有的。

    在聽到墨銘玨的話之后,幾名身材魁梧的婆子走了進來,把那名宮女拉出去。

    “我是皇后娘娘的人,你們不怕皇后娘娘治你們的罪嗎?”那名宮女一邊掙扎一邊大聲叫嚷著,但是還是被那幾名婆子扭了出去。

    “還不堵了她的嘴,還要我教你們?”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院子當中的葉小松,冷著臉呵斥那幾名婆子。

    其中一名立即拿出一條帕子塞進那名叫嚷的宮女的嘴里,那名宮女被堵,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葉公公,她怎么辦?”扭著那宮女的婆子為難的問道,這樣的叫嚷,就算把她安排去洗馬桶也堵不住她的嘴啊。

    “殿下怎么說?”當時葉小松沒有在里面,沒有聽到墨銘玨的吩咐。

    “殿下說讓她去洗馬桶。”

    “那就送去洗馬桶,不過送去之前,先調教調教,讓她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葉小松冷冷地吩咐道。

    “是。”那幾名婆子聞言,還有什么不明白,當下就把那名宮女拖了下去。

    看到墨銘玨這么干凈利落的把皇后娘娘派來的宮女處理了,蕭滟馨微聳了聳眉峰,她想了想問道:“皇后娘娘是每一位皇子都派了人,還是只有你?”

    “我去去就來。”墨銘玨聞言眼眸瞇了瞇,他突然站了起來,大步往外走去。

    “劉瑟呢?”墨銘玨對著正在院子當中看著什么的葉小松問道。

    “回殿下,劉瑟在外院。”葉小松一見墨銘玨出來就迎了上去。

    “嗯,我知道了。”墨銘玨聽了葉小松的話之后,大步往外院走去。

    “劉瑟徹查一下府里還有那些不是我們的人?另外查一下,皇后娘娘是不是全部皇子府都派了人。”墨銘玨一找到劉瑟就吩咐他。

    “是,屬下這就去查。”劉瑟沒有二話的領命下去。

    墨銘玨沉吟片刻之后,又轉回內院。

    看到墨銘玨離開,蕭滟馨也沒有在意,不過她大概也猜到,皇后娘娘肯定不止他們皇子府,應該全部的皇子府都派了宮女,或者可以說給幾位皇子都安排了通房或者侍妾。

    皇后娘娘怎么可能放棄這樣好的機會呢。

    就是不知道這府里除了皇后娘娘的人外,還有誰的人。

    看來這府里要好好整治一番才行,只是不知道墨銘玨是什么態度,他不可能不知道府里的情況,還是他故意這樣不管?

    嗯,等下問一下。

    沒多久墨銘玨就轉了回來,不等蕭滟馨說話,他就說道:“明天開始這府里的中饋就交給你了。”

    “隨便任我處置嗎?”蕭滟馨點點頭應了下來。

    “一切你說了算。”墨銘玨肯定的點頭。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得到墨銘玨肯定的答復,蕭滟馨知道她可以放手處理府里的事了。

    “春蘭,吩咐下去,明天辰時府里所有人在大廳集合。”

    “是,奴婢這就去吩咐。”趙春蘭聞言脆聲應下,她也聽到墨銘玨的話了,為小姐開心,殿下這是相信小姐的表現,她當然高興了。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末章節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