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庶女撩夫日常> 第767章扔去亂葬崗,喂狗

第767章扔去亂葬崗,喂狗

    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他是在警告裴卿卿呢。

    其實乾帝警告的,是霍筱雅才對。

    畢竟在場的,真正意義上算是‘外人’的,也就一個霍筱雅。

    “是,臣妾遵旨。”魏貴妃微微屈膝,嘴角緩緩上揚。

    她要的就是這樣。

    “來人,用草席將趙雪芙裹了,本宮記得,宮外有種地方,叫做亂葬崗的,趙雪芙罪大惡極,死不足惜,就將她扔去亂葬崗了事吧。”

    乾帝一走,就是魏貴妃的主場了。

    纖纖手指一擺,就決定了趙雪芙最后的下場。

    扔去亂葬崗,喂狗。

    “是。”魏貴妃吩咐,立馬就有人上來,將趙雪芙的尸首給抬了下去。

    剩下的,就是孫太醫了。

    “貴妃娘娘饒命啊……老臣……”

    “孫太醫伙同皇后娘娘,謀害陛下,其罪當誅,但本宮念在你最后悔悟,沒幫著皇后娘娘繼續作惡,本宮便恩準你一人獲罪,不牽連你全家。”

    孫太醫話沒說完,就被魏貴妃的一個警告性的冷眼打斷,語氣里亦都是對孫太醫的警告。

    不該說的話,就閉嘴不言的好,免得牽累全家。

    孫太醫知道,自己今日是必死無疑的,但是不禍及全家,他也算求仁得仁了。

    然后孫太醫也被帶了下去。

    場面,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解決了趙雪芙和孫太醫,魏貴妃最后轉頭看了眼許皇后,剛好許皇后在慕溪鳳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魏貴妃勾唇一笑,“皇后娘娘,陛下有令,您幽禁于鳳儀宮,不得踏出半步,還請皇后娘娘回宮去好好養病吧。”

    每一個字,都帶著勝利者的得意。

    “呵……好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沒想到,本宮今日竟被你這個賤人給算計了。”許皇后雖然落敗了,但屬于她皇后的氣勢不減。

    冷笑著看著魏貴妃。

    魏貴妃,好一個魏貴妃啊。

    要說真正跟她斗了一輩子的人,不是趙雪芙,也不是宮里別的女人,而是魏貴妃啊。

    最后,她卻還是敗在了魏貴妃的手里。

    成了螳螂。

    她揭穿趙雪芙與人茍且,借種懷胎。

    豈料自己成了別人碗里的螳螂,魏貴妃趁她揭穿趙雪芙之時,便收攏了孫太醫,揭穿她給陛下下藥。

    呵,好一個黃雀在后,好一個魏貴妃啊。

    今日,她倒是輸的心服口服。

    雖然輸了,但是許皇后卻感到從未有過的舒心。

    “皇后娘娘真是病的不輕呀,臣妾竟聽不懂您在說些什么?”對于許皇后的冷嘲熱諷,魏貴妃只當聽不懂,她微微一笑,“皇后娘娘病了,還是快回宮養著去吧。”

    她等的就是今日的黃雀在后。

    沒了許皇后,這后宮還不是盡在她的掌控之中?

    魏貴妃眼中的得意是遮都遮不住。

    “魏貴妃,本公主勸你還是別得意的太早了,父皇一日沒廢后,母后即便被幽禁,也依舊是皇后,輪不到你貴妃來怠慢。”如果說魏貴妃有多得意,慕溪鳳說話就有多不屑。

    幽禁又如何?

    只要一日不廢后,母后就還是皇后,魏貴妃也還是個妾。

    輪得到她來怠慢母后嗎?

    慕溪鳳滿眼輕蔑的瞧著魏貴妃,她話中的言外之意無疑是在說,別一時得意,就忘了自己是誰!

    “你……”魏貴妃眼神一冷,瞬間就咬了牙。

    但慕溪鳳可不怕她。

    要比兇狠是嗎?

    比就比,誰怕誰?

    魏貴妃的眼神冷,慕溪鳳的眼神更冷,且還充滿了戾氣。

    她都是化魔的人,她怕誰?

    許皇后笑了,沒想到最后,還是她的女兒捍衛了她皇后的尊嚴。

    好啊。

    以往她總是覺得,溪鳳變成這樣,叫她心疼又可憐。

    但是現在,許皇后仿佛才明白,生在皇家,就應該是這樣。

    只有夠狠,才能夠在陰暗的皇家立足。

    一番對陣下來,還是魏貴妃先敗下陣來,她冷哼一聲,“溪鳳公主說的是,就請皇后娘娘回宮去養病吧,臣妾自會派人好生照顧皇后娘娘!”

    尤其是說到最后‘好生照顧’幾個字的時候,魏貴妃都在磨著后牙槽是活的。

    說完,魏貴妃冷笑一聲,高傲的轉頭就走了。

    皇后又怎么樣?不過就是個階下囚罷了。

    一個被囚禁的皇后,看她能得意多久?

    在路過裴卿卿她們的時候,魏貴妃還停了一下,深深地看了眼裴卿卿,然后才走了。

    這一場鬧劇,到這兒才算是落了幕。

    再然后,慕溪鳳什么也沒說,只是攙扶著許皇后回宮去了。

    許皇后最后還不忘狠狠地剮了裴卿卿一眼。

    裴卿卿表示很無語啊。

    她自認,她可從未得罪過許皇后啊。

    甚至剛才還覺得許皇后可憐,想替她說話呢!

    誰知道許皇后怎么就怨恨上她了?

    人吶,果然是最難以捉摸的……

    “呼……卿卿,快扶我一把……”裴卿卿剛在心里想了那么一瞬,下一秒就身上一重。

    霍筱雅直接就掛在她身上來了,“我腿軟……卿卿,剛剛差點沒嚇死我……”

    霍筱雅腿軟,往裴卿卿身上一靠。

    這還是人都走完了,她才肯腿軟。

    不然她連腿軟都不敢。

    連口氣都不敢松。

    裴卿卿扶著她,也是被她這模樣給逗笑了,“徐姐姐將門虎女,一貫是最大膽的,怎么?這就被嚇的腿軟了?”

    霍筱雅深吸一口氣,還沒氣的白了眼她,“你還取笑我!縱然我是將門虎女,也經不住這么嚇啊!這……這可是陛下的丑事,皇家的丑事,知道了那是要殺頭的!”

    越說到后面,霍筱雅的聲音就越小。

    只是咬牙卻很重。

    開玩笑,陛下的丑事,皇家的丑事,誰敢看?

    說到這兒,霍筱雅就忍不住苦瓜臉了。

    她怎么這么倒霉啊。

    遇著什么不好,偏偏遇到今天這種事兒!

    “卿卿!陛下不會殺我滅口吧!”霍筱雅可憐兮兮的抓著裴卿卿的手問。

    陛下有……隱疾,這天大的丑事!

    她聽見了,兩只眼睛還看見了……

    陛下不會殺她滅口吧?!

    霍筱雅嗚嗚的就想哭了。

    “陛下若要殺你,剛才就下令了,今日之事徐姐姐只要閉口不言,想來陛下也不會為難你的。”裴卿卿頗為好笑的說。

    “你還笑的出來!”瞧著裴卿卿笑,霍筱雅就更想哭了,一雙眉頭皺的不能再皺了,“那,那萬一陛下秋后算賬怎么辦?!卿卿,你說我怎么這么倒霉啊……”

    天下掉餡餅,準頭都沒有這么好的吧?!

    怎么偏就讓她聽見了陛下的丑事呢……

    霍筱雅表示很苦惱啊。

    “卿卿……你說我要不要去找些什么失憶的藥來吃呀?!”霍筱雅撇著嘴,說的可憐兮兮的。

    “噗……”這可真就逗笑了裴卿卿。

    還失憶的藥呢,虧她想的出來。

    裴卿卿將腿軟的霍筱雅給立了起來,“你呀,就不要自己嚇自己了,趕緊吸口氣,定定心神,等會兒還有太后的壽宴要參加呢,今日干娘禮佛沒來,你作為將軍府的代表,可不能慫。”

    不說還好,裴卿卿這么一說,霍筱雅的臉就更苦了。

    還有太后的壽宴!

    她現在能不能逃?!

    想到等會兒還要見到陛下,霍筱雅就虛的慌。

    “這哪是我慫!換了誰能不慫啊!你不慫嗎!”霍筱雅好沒氣的撇嘴,瞪了她一眼。

    遇上這種事,誰能不慫啊!

    說完之后,霍筱雅又嘆了口氣,“瞧你這樣子,還笑的出來,你倒是不慫,你就算看見了,陛下也不會怪罪你,誰叫你現在是陛下心疼的皇女呢!哎……我可就沒有這么好命了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