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影后晚上見> 第三百零九章 間總是過得很快

第三百零九章 間總是過得很快

    比賽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洛雨夕是拿出了萬全的準備,又因為最為強勁的對手季染因為狀態不好而滑鐵盧,所以她倒是毫無意外的拿到了全票通過。

    而程馨雖然排在洛雨夕的前面,但表現還算過得去,勉強也拿到了下一期的通過票,她明顯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比賽結束后,所有的參賽選手回到后臺,看著依舊孤零零的坐在角落明顯不在狀態的季染,程馨一臉得意的忍不住又開始作起妖來。

    “我就說有些人,實力不行還整天裝得一副清高樣兒!就算是抱了大腿,在這個圈子里,還是要會做人才行!”

    此話一出,整個休息室都安靜了下來,隨即所有的目光都自動聚焦到了季染的身上,而作為被吐槽的主角,本人卻是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她承認自己今天狀態的確不行,就連比賽都沒能拿出自己前兩期的三分之一實力,這個她無從辯駁。

    只是看著程馨一臉得意的蹦跶樣,要是擱在平時,季染必定要好好教教她該怎么做人,但今天她卻沒半點兒心情,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她。

    反正自己也不是人民幣,做不到人見人愛,嘴長在她身上,要說就讓她說去吧!

    季染沒理會,反而加快了卸妝的動作,有這樣的人在,連空氣質量都會被影響得令人窒息。

    而程馨見季染沒反應,反而還當她心虛,便更加夸張的一副指點江山的架勢,嘴上也絲毫不留情:“嘖嘖,還真以為自己當了一次女主角,就真是娛樂圈里什么大人物了,哪怕被捧得再高,過了這個熱度,再怎么炒作都沒有用,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個什么底子貨色,還敢跟我們雨夕姐爭鋒!”

    在這檔節目里,最讓季染不痛快的一件事,大概也就是跟洛雨夕在節目里相遇,并且同為參賽選手了。

    算算日子,哪怕只是在節目組這邊,兩個人見面相處的次數也不少了,越是看得清楚透徹,季染就越發不喜歡洛雨夕這副不管什么事都表現得一副白蓮花的模樣,表面上裝得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其實心眼多得堪比蜂窩煤。

    聽見程馨張口閉口就將她和洛雨夕相比,季染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也是相當的膩味。

    不就是洛雨夕跟顧隨云在一起,而現在即將成為顧太太的人是自己嗎?

    承認自己比不上他人就這么難,還非要發動所有人來玩什么捧踩游戲?

    季染臉色越發冷凝,目光從程馨身上劃過,轉瞬移到洛雨夕身上,靜靜的盯著她看,直把對方盯得心虛發毛,她才微微勾唇,問:“洛小姐也是這樣覺得的?”

    一句話問得洛雨夕臉都黑了,甚至語塞得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

    她抿了抿唇,剛要開口,身邊的程馨卻因為她難看的臉色,以為她是覺得季染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氣得委屈,立馬義氣的為她抱起不平來。

    “季染,你這話什么意思?你自己比不上雨夕姐,成績也不如她,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話也是我說的,你是覺得雨夕姐好欺負,你就專揀軟柿子捏是吧!”

    “我撿軟柿子捏?”

    季染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般,目光仿佛看智障一般的掃了程馨一眼,實在不想打擊她。

    她這個人向來不喜歡洛雨夕這種彎彎繞繞的手段,所以干脆挑重點的直搗黃龍,不愿意跟程馨這個出頭鳥多糾纏浪費時間,結果沒想到看在對方眼里,卻是自己欺軟怕硬。

    她輕哼一聲:“你怕是對洛小姐有什么誤會吧!”

    季染的話一出口,其他原本都已經收回了看八卦心思,想要早點兒卸完妝回去休息的參賽選手,仿佛聽到了話中更深層的含義,好奇的目光立馬又集結了起來。

    而洛雨夕在這個時候,終于想起來自己跟陸嘉被迫捆綁,究竟是誰在里面起的作用,對顧隨云的忌憚投放到了季染的身上,也一樣有用。

    她生怕程馨再口無遮攔一點,季染會直接狗急跳墻的把她的黑料給當眾說出來,于是立馬小幅度動作的扯了扯程馨身上的裙子,示意她不要再跟季染繼續沖突下去。

    程馨正滿肚子的搜刮自己畢生所學,想要好好的回敬季染一番,結果收到洛雨夕的暗示,心里哪里會這么容易善罷甘休。

    “你……!”

    張口就是一句質問,結果才剛出口,就被洛雨夕攔下。

    程馨這桿槍雖然好使,指哪打哪,但一開口就剎不住車,甚至還不聽話、沒眼色的不懂順勢而下,這就讓洛雨夕很是不滿了。

    她低聲輕叱一句:“好了,你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大家和和氣氣的不是很好嗎?干嘛要把氣氛鬧得這么僵!”

    說著,她又似是而非的道:“雖然季染這次比賽表現得不是很好,但是也有驚無險的進入了下一期的比賽不是嗎?只不過我是沒有機會現場看到了。”

    洛雨夕適時揚起一個禮貌而客氣的笑容,腳步朝著季染邁開一步,看似親近的模樣,可嘴里說出來的話卻并不是那么個意思:“季染,你之前幾期的表現也都不錯,我還是很看好你的,希望你下一期能有好的成績吧!這樣我們或許還能在決賽的舞臺上見。”

    她這副大度且圣母的模樣,反倒將季染顯得格外咄咄逼人。

    季染看著她裝,卻并不拆穿,只是冷靜的看著,心里的白眼早就已經翻上天靈蓋了。

    洛雨夕不過隨口一夸,還是帶著歧義的那種,在場的各位那個不是人精似的,看著氣氛漸漸尷尬,卻沒人出聲插話,偏偏程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好話,什么是壞話,一聽洛雨夕對季染表示了肯定,就滿腹的不樂意。

    可這一次,話都還沒說出口,洛雨夕就自顧自十分熟練的裝起了無辜:“你后面的比賽應該是不會再失利了吧!畢竟一次狀態不佳正常,如果次次都狀態不佳,難免會讓人多想呢!你會為了決賽全力以赴的對嗎?我在決賽的舞臺上等你喲!”

    洛雨夕含沙射影一番話,究起主旨也不過還是在質疑季染本身的實力,只不過比起程馨的直白來說,她更含蓄委婉罷了。

    季染看膩了她這副拿到了比賽決賽門票就得意不已的勝利者嘴臉,也無心再等卸完妝離開了,她直接留下一句:“我是不是真的有實力不勞洛小姐費心,我會有行動來證明,畢竟實力這種東西,還真不是嘴炮兩句或者用踩別人捧自己的方式就能有的。”

    說完,她根本不看洛雨夕幾乎被她犀利的言辭所驚呆了的表情,轉身戴好了自己的全副武裝,腳步輕快的離開了休息室。

    ……

    剛到了電梯口,季染就正好碰上也在等電梯的方戟,想到他在第一輪比賽里沒投給自己的一票,季染心里更是空落落的。

    不被偶像看好,真的是一件比跟人吵架還要壞心情的事!

    聽到腳步聲漸近,方戟也抬起了頭,看到是她,免不了有些驚訝,但轉瞬見到她臉上略帶幾分沮喪的表情,到底沒忍住:“你今天看上去不是太好。”

    季染沒想到大神會主動跟自己搭話,又不免愧疚的覺得自己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胡亂的點了點頭,“是有點兒吧!下一期我會調整好心態的,一定一下子闖進決賽。”

    “你能這么想就很好,但也不必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方戟話音剛落,電梯便發出“叮——”的聲音,隨即便在兩人眼前開了門,方戟十分有風度的微微側身讓季染先進,之后才走進去,剛要按下關門鍵,外面便傳來了程馨的呼聲:“等一等!”

    跟程馨一起的,自然還有洛雨夕。

    她們剛出了休息室,就正好看到方戟要進電梯的動作,忙小跑著趕過來,哪怕是跟傳說中的方影帝一起坐電梯,她們也覺得很是榮幸了。

    然而沒想到電梯里并不是只有方戟,他身邊還站著一個季染。

    頓時程馨和洛雨夕便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睛里的敵意與輕視,隨即不約而同的危險的瞇了瞇眼睛。

    見兩個人來了又站在門口不進來,眼看關門進入倒計時了,方戟輕咳一聲:“你們要下去嗎?”

    當然要!

    程馨和洛雨夕同時邁開步伐,雖然在進去的時候有半秒鐘的卡頓,但好歹兩個人身材都比較纖瘦,倒是沒發生被卡在電梯門里的尷尬事故。

    有了兩個不速之客的加入,甚至她們還時不時用打量的目光在方戟和季染身上掃過,于是他們也就干脆結束了之前的話題,都異常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